殉道者聖猶斯定St. Justin,Martyr

慶日:6月1日

哲學家的主保

在猶斯定的耳邊,有一大堆宣稱擁有真理的哲學,但最後帶給他的全是失望。從他赴羅馬求學的那一刻起,這些虛妄之語就不絕於耳了。在追尋真理的路上,他撇棄過斯多克學派(Stoics),因為他們宣稱「自律」的價值高過一切,是真理的本身,因此不需要談論天主;他也曾揚棄過另一個高舉金錢價值的哲學學派(Peripatetic);同時,聖人還被畢達格拉斯學派(Pythagorean)所拒絕,因為他對最接近真理本身的音樂與幾何學不甚熟悉;最後,他雖曾在柏拉圖學派內找到一點喜樂,因為對「觀念(idea)」的瞻想,給了他心靈一對翅膀。然而,天主究竟在哪呢?因為天主不在他們的所謂「觀念」之中。

為了遠離這些喧雜且令人困惑的聲音,猶斯定總是往內藏匿到一處寧靜之所;那是一處孤寂之點,是一條只為引領他走進汪洋大海的路徑。但是,就在他獨處進行退省時,聖人驚訝地發現一位尾隨他而來的老者。

這位老者前來不是為尋找真理,但猶斯定卻以一位理智愛好者的口吻與他交談。老者便向他挑戰說:「為何你是理智的追求者,而非真理與行動的愛好者?」猶斯定回答說:「理智引人通往真理,哲學則引人走向幸福。」有趣的是,當時聖人還未從哲學的「理智」與「幸福」的課題中找到真理。或許,這位老者正因為洞察了這點,才問猶斯定關於哲學與幸福的定義。

在一長串的討論後,猶斯定想要找尋回應老者的答案,但他不得不承認:這些哲學家只論及天主,卻未曾見過祂;他們確實討論過靈魂,卻也從來不知靈魂究竟為何。但假若這些他所欽崇的哲學家無法解決這些問題,那還有誰能呢?

於是老者告訴猶斯定,古老的希伯來先知所論及的,不是摸不著的「觀念」,而是他們親耳所聞、親眼所見的那一位,祂就是天主。於是,老者告訴猶斯定應祈求光明之門為他而開。言畢,便離去了。在這段對話的燃燒之下,猶斯定開始翻閱聖經,並進而喜歡它了。

事實上,在此之前,猶斯定就如同當時的其他外教徒一樣,早已聽聞過基督信仰,只是他們的所見所聞,無非是謠傳與關於教難的描述。不過,基督徒面對迫害時的無畏精神,倒讓猶斯定懷疑這些謠言的可信性,但他無從更進一步地確認,因當時基督徒的聚會仍屬非法,一切都極為低調。直到有一天,猶斯定來到基督徒的門前,為找尋真理而來,並向他們說:「基督徒有責任向世人宣佈他們的信仰,並向他人見證自己所堅信的信德與奧祕。」最後,猶斯定在基督信仰內找到關於生命與存有的所有答案,那是其他哲學所無法提供的;在他的眼中,哲學就像是一個教導基督為何的導師,因為認識它就能將人引向基督。

成為基督徒後,猶斯定也開始將他所領受的信仰傳佈給人;他以平信徒的身份,成為第一位基督信仰的偉大護衛者,且為許多人開啟了光明之門。他在著作中向外教人解釋何為洗禮與感恩祭;並解釋為何基督徒不拜偶像,更非無神論者;他還向猶太人解釋基督徒與他們所敬拜的是同一位天主,卻不被舊的猶太律法所綑綁;他向希臘人與所有哲學家解釋:哲學的討論並無法處理人性尊嚴的問題。他所寫的著作就被稱為「護教書」,且為了替基督信仰公開辯護而週遊各處。猶斯定的哲學與修辭學背景,使他具備了護教上所需用的一切技能,而天主聖神則補足了他本身所欠缺的其他部分。

在羅馬皇帝Marcus Aurelius掌政期間,猶斯定被逮捕了,罪名是拒絕向偶像獻祭。當羅馬官長Rusticus要脅聖人:「只要服從我們的神,並從屬於皇帝時,就能獲得釋放。」聖人便回答說:「遵從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命令是值得的,他將不致羞愧也不被定罪。」官長又問他:「你所信的道理是什麼?」他回答說:「他曾追尋並學習所有學派的道理,但最後卻只臣服在基督信仰的真理中,即便這些道理其他人並不喜歡。」審問接續:「基督徒都在何處聚集?」聖人的答覆,給了我們當時基督徒如何聚集與敬拜的答案,他說:「你以為我們所有人都聚集在同一地方?不,因為基督徒的天主不為地方所限,祂是不可見的,且鑒臨於天地之中,因此信友們在各地朝拜祂、光榮祂!」最後,官長詢問被捕的每一人說:「你是基督徒嗎?若是,你將與猶斯定接受同一死刑。」每一個人都無懼地說:「我是。」當官長試圖讓猶斯定背負他們被處以死刑的責任時,他們反而回答說:「使我們成為基督徒的是天主,不是他。」

就在Rusticus宣佈聖人的死罪之前,他問猶斯定說:「你猜你被殺後會進天堂嗎?」猶斯定回答說:「我不做此假設,因為我已完全被這說法說服了!」

最後,猶斯定與他的同伴,在主後165年時都同遭斬首殉道,永遠地與真理同在了;這正是他一生所渴慕的。

聖人被世人稱為「護教者」,那是因為他以著作抵禦外教徒對基督信仰的攻擊與誤解;他留給後世所謂的「護教書」共有二冊,是分別以羅馬皇帝與參議院為對象的護教著作。

 

回到電子報 第106期   • 回 索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