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義人必因其信德而生活的偉大先知

哈巴谷先知 (Habakkuk)

此名的希伯來文字義是「擁抱」之意。

根據傳統,哈巴谷是「十二小先知書」中第八部書的作者。關於這位先知的生平,我們並無可靠的歷史資料參考。他或許生於主前第七世紀末,且極有可能屬於肋未支派,並與耶肋米亞和索福尼亞為同時代的先知。

如前所述,關於哈巴谷的出生地、家世以及生平,歷史都未留下可靠的資料。為此,關於哈巴谷的身分,仍有許多臆測;不僅猶太傳統感到棘手,連基督徒的學者也都束手無策。不過,正因為他在書中二次被稱為「先知」(哈一1;三1),這才引人臆測他可能是位專職的先知;另外,他在第三章的禱詞被賦予了「流離之歌」的調名,也使人猜測他或許是聖殿裡的歌詠者之一,也因此他必然是位肋未人。但大多數的學者仍對此抱持懷疑的態度。至於這位哈巴谷,是否就是那位攜帶食物給身陷獅圈中的達尼爾的猶大先知哈巴谷(達十四33-39),則更是有待商榷。

除此之外,亦有人以為他就是厄里叟所復活的那個小孩(列下四16-37);也有人說他是依撒意亞所派置的的一名警衛,負責觀看巴比倫的陷落(依二一6;哈二1)。按《Lives of the Prophets》的敘述,St. Epiphanius與Dorotheus都提及:哈巴谷屬於西默盎支派,且是屬於猶大支派屬地的Bethsocher居民;根據同本著作的說法,當拿步高圍攻耶京時,先知逃至Ostrakine(即今日埃及的Straki)避難,且直到加色丁人撤退後,才返回自己的家鄉,過著鄉野的生活;最後,在居魯士王頒訂以民得以回歸的諭令(主前538年)前二年,哈巴谷於自己的家鄉過世。同樣,許多地方也都聲稱該地是先知的安葬之地。在這些莫衷一是的傳奇當中,究竟什麼才是值得確信的,至今仍不得而知。

至於以哈巴谷為名的這本先知書,其寫成的時代許多學者亦持不同看法,不過大致應該是在主前650-627年之間,或甚至更晚。全書內容計有三章的篇幅。首先,先知在神視中看見上主激起了加色丁的可怕勢力,他們正要靠近並威脅以民;並且,他還見到強大的邪惡勢力將折磨猶大之地。為此,先知向上主訴苦並表示疑惑(一2-17)。接著,上主雖允許加色丁人的肆虐,卻也向先知揭露未來加色丁人須承受的懲罰(二);第三章則是一首卓絕的詩歌,標題調寄「流離之歌」,顯然應是用在崇敬天主的場合之上。

就如同其他偉大的先知一樣,哈巴谷是道德上的一神論者(ethical monotheism)的佼佼者;為他,或為那些具有相同堅持的先知而言,惟獨雅威是生活的天主(二18-20)、是永在的聖者(一12)、是宇宙的至高主宰(一6,17;二6-17;三2-16)、祂的話語絕不落空,且一定實現(二3),並且,祂的光榮定要在萬國中獲得彰顯(二14)。同樣,在哈巴谷的眼中,以色列是天主的選民,但因他們欠缺公義,故天主要在親臨中帶來懲罰(一2-4)。

然而,哈巴谷還有另一項特殊的使命,就是向當時天主義怒的工具 - 加色丁人宣告上主的信息,因為他們要在勝利的凱旋中推翻打倒一切,甚至包括猶大和耶路撒冷(一6-11)。這將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預報(一5),因為難道猶大不屬乎天主、加色丁人不是驕傲狂妄的世界強權嗎?難道猶大不是「正義」的,因此該被拯救;而加色丁是邪惡的,應被毀滅嗎?

針對這個難題,我們能在二4的對句中找到答案,而它正是全書的中心主題:「心術不正者,必然消逝;義人則相反,他必因他的信賴而生活」。正因為如此,哈巴谷並不僅是針對當時的加色丁人說此神諭,而是針對所有壓迫天主選民的國家如此說的,他們最後終將變成虛無(二5-13);並且,全地也都要充滿對上主的知識,就如水充滿海洋一樣(二14)。這段默西亞時代的神諭(二4b),後來在新約書信中不斷地被引用(羅一17;迦三11;希十38),以此作為新約時代信友們內在的確認。 

回到電子報 第1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