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週專題  架上七言      

《架上七言之一》

路二三34

耶穌說:「父阿,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

「彼此寬恕」是基督徒最根本的召叫之一,但每個人都經驗到,實踐上極為困難。對於無心之過,一般人大概還不難釋懷;寬恕他人最大的障礙,大概是認定對方是刻意地傷害,這種情況也的確是屢見不鮮。

來到聖地,在加爾瓦略山上讀到耶穌為傷害祂的人祈禱的經文,特別讓我感動與震撼。釘死耶穌的人,不論是直接行刑者或是一旁鼓譟者,當然都是大罪人,也知道他們要釘死耶穌。然而耶穌向天父祈禱:「父阿,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宗徒大事錄也記載伯多祿在聖殿向百姓宣講說:「弟兄們!我知道你們所行的,是出於無知;你們的首領也是如此。」(宗三17)

耶穌為百姓祈禱時有如在為他們辯護:「父阿,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難道耶穌不知道人們是刻意殺害祂嗎?祂當然知道,祂的祈禱說明百姓的判斷力不佳,他們固然釘死了祂,但並不知道耶穌真正的身份,反誤以為祂是僭稱天主者,煽惑民眾者。人為什麼失去了根本的判斷能力呢?聖經教導的救恩史給我們清楚的啟示:因為人從一開始就遭受魔鬼綑綁,生活在罪惡奴役之中,失去超性恩寵也就失去了根本的判斷力,無法認識天主。

在加爾瓦略山默想在此地發生的事件,使人明白魔鬼的兇狠,以及罪惡的可怕;但更讓人領悟耶穌生命的啟示,發現祂痛恨罪惡,卻甘願捨命拯救罪人。耶穌的榜樣使我們明白,傷害我們的人都是出於「無知」,意思是他們的人性由於罪惡而受到嚴重的傷害,失去認識真理的能力。所以傷害人的人其實是弱者,是罪惡的奴隸,需要被拯救與釋放。

所以,耶穌祈求天父寬恕釘死祂的人:「父阿!寬恕他們吧!」這個禱聲優美動人,充滿著溫柔、仁愛、安詳。耶穌不僅是口頭教導愛仇的思想,而更是以身作則給我們立下美好榜樣。誰還能在這個祈禱中加入更多溫情,更多愛心?誰聽到這個禱聲,能不立即去熱情地擁抱他的仇人呢?

我們既然擁有美好的基督徒名號,就該真正以耶穌基督為師傅,遵照祂的榜樣生活,認清罪惡與罪人的根本區別,痛絕罪惡,卻必須善待罪人。四旬期是我們努力學習效法耶穌,寬恕得罪我們的人的最佳時機。

《架上七言之二》

路二三43

 今天你就要與我一同在樂園裡。

這是一句有力的許諾和安慰,怎樣的犯人,能讓耶穌說出這臨終有力的一句話?

當耶穌承受十字架苦刑時,在髑髏之地每位發言者的話反映了一般俗世的價值觀。當時有羅馬士兵、以及觀望的民眾、和被釘在十字架上三個人物:耶穌在中間,兩旁是犯罪的兇犯。兵士們戲弄的話表達他們對救世主的期待:現在最好展現吸引人的奇蹟魅力,來個大反撲,為自己逃脫厄運。沈默的民眾常常是被動的觀望、附和者。第一個說話的兇犯以侮辱的話反問耶穌:你若是默西亞,怎沒能力救自己也救同樣被釘的人呢!這些話,讓人想起耶穌在荒野中,並沒有聽從魔鬼的利誘把石頭變為餅。第二個說話的犯人表達他獨特的見解:承認自己的罪行,被釘是罪有應得,肯定耶穌是救世主,期望在將來耶穌為王的國度,能得到主基督的眷顧;他雖是被釘即將進入死亡的人,因為相信耶穌,堪得主耶穌的預許而獲得永生。

主耶穌面對人生的苦難時,沒有從中抽身,反而更深地經歷苦難,成為支持其他受苦之人的力量。出於生命的主宰的一句話,使瀕臨死亡邊緣的人,超越對死亡的懼怕,使害怕孱弱者獲得向上尋求光明的勇氣。人若相信祂是主,紀念祂,祂也紀念人。

《架上七言之三》

若十九25-27

在耶穌的十字架旁,站著他的母親和他母親的姊妹,還有克羅帕的妻子瑪利亞和瑪利亞瑪達肋納。耶穌看見母親,又看見他所愛的門徒站在旁邊,就對母親說:女人,看,你的兒子!」然後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就從那時起,那門徒把她接到自己家堙C

十字架旁的一邊站著四位婦女,耶穌的母親瑪莉亞和她的姐妹,以及克羅帕的妻子與瑪利亞瑪達肋納;另一邊則是主愛的門徒。圍繞在十字架下的正是耶穌最親信的親友。

一個團體在十字架下開始萌生。因著相信耶穌基督,奉行天主的旨意,信友間可以彼此稱呼「弟兄」或「姐妹」,成為耶穌的親屬、成為一家人(參閱谷三34-35)。

        社會上很多團體都是靠排外的意識型態而建立。許多人不問是非黑白,只問立場是否與自己相同,有人就因此被逐出團體。

我們基督徒團體卻不該效法這個世界,做基督徒就要體認到我們的家(教會)誕生在十字架下。

這個家非但不可以有人被逐出家門,而且還要擴充,發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精神。當耶穌對瑪利亞說:「看,你的兒子!」,對門徒說:「看,你的母親!」,提醒我們要和全人類稱兄道弟,成為家人。基督徒的愛要超越各種限制、膚色、種族、政黨、國家、理念、宗教、信仰……,因為我們都是出自同一個根源—天主父。

《架上七言之四》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何捨棄了我」

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呼喊(谷十五34)表達了內心極度深沈的孤單與痛苦。當年梅瑟帶領以色列民出離埃及,不可能不知前方一路的荊棘向他展開,他承應了天主的選召,也一併領受那份透涼的孤寂。做大事不難,建立一個國家也不難;但要帶領一群悖逆的子民,轉向、朝拜天主,豈只難如登天?

主耶穌甘心步上十架苦路,他所面對的不只的身體的難受,還有心裡上那種分離的哀傷、被撇棄的痛楚,天主的沈默,就好像認同了這樣的判刑。他做任何事都有天主的神與他同在,他的宣講也莫不帶有聖神的能力。為何在這十架苦路上,他要獨自承受?「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何捨棄了我?」儘管如此,他沒有從十字架上掙脫出來,反而投入一種難以言喻、無法想像的黑暗中,那種黑暗是看不見天主的黑暗。

最黑暗的時刻就是那黎明到來前的黑暗。耶穌雖在極度痛苦中呼喊,仍不失盼望,因為他至始至終都深信天主是最終的保護與拯救。

《架上七言之五》

   若十九28

                     『我渴』

若望福音開始,記載耶穌向撒瑪黎雅婦人說:「請給我點水喝」(若四7),福音即將結束前,十字架上的耶穌向人說:「我渴」。

一般而言,是人不斷的向天主祈求,求祂保佑、求祂賞賜,卻忽略耶穌也曾向人施捨些東西給祂;又或者認為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獲得天主的恩寵;但,天主在我們尚未轉向祂時,祂已走向我們,祂的恩寵是白白的賞賜,人需要做的,是接受,是給自己有的。

德雷莎修女在印度乞兒伸手乞討時,她看到十字架上的耶穌,向她說:「我渴」,她聽到了,且有了行動,她從一點點開始,最後的果實竟撼動了世界。仔細聆聽生活中的渴望,耶穌要的不多,當我開始給,天主將賞賜永生的水泉。 

《架上七言之六》

    若十九30

                        『完成了 

        「完成了」意思是「完全了」,不是一切結束了,這是一個勝利的歡呼,更清楚說是「一切都圓滿了」。

        十字架上的耶穌向人要水喝,旁邊有個盛滿了醋的器皿,有人(應該是士兵)便將海綿浸滿了醋,綁在長槍上,送到他的口邊,耶穌一嚐了那醋,便說:『完成了』,耶穌接受了,祂的愛也圓滿了。士兵把僅有的給了耶穌,就像增餅奇蹟中,兒童拿出五個餅兩條魚,耶穌接受了,就讓五千人吃飽了。有時我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可以給,拿出能給的、僅有的,就夠了。

        圓滿的愛是接受對方本來的樣子。許多人渴望圓滿的愛,其實是「想要完美」,終究發現,事實不是如此,永遠嫌自己胖的女生,用盡辦法瘦身,有時卻賠上自己健康;夢想浪漫愛情的情人,當愛情熱度褪去,發現原來彼此還是有不少缺點,似乎永遠遇不到Mr. rightMs. Right。如果,我可以滿懷感恩的接受自己的樣子,接受每一人獨特唯一的樣子,我們的愛就會邁向圓滿。

        耶穌降生成人,完成地上的使命後,交付靈魂(給出了聖神),十字架上顯示的就是一份圓滿的愛,只要我們願意去愛,即使愛得有限,即使愛得軟弱,許多事可以完成,天主圓滿的愛就在這愛中建造祂的家。就如聖奧斯定曾說:「你開始愛了嗎?天主就居住在你內。」

《架上七言之七》

路二三46

「父啊!我把我的靈魂交托在你手中」

這句話的出處來自聖詠三一6,描述達味在面臨大難時,祈求天主保護自己免於死亡,把自己交托給祂。

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最後時刻,正值中午時分,當時風雲變色,一片黑暗,耶穌說出這最後一句話,祂吐出最後一口氣,為罪人的得救自願地、完全地交付自己的靈魂,為獻給天父:獻上屬於人性的理智、意願、情感;他原是從天父而來,屬於天父,現在回到天父那裡去。

大部分的人面臨死亡時,表現出極大的恐懼、害怕,因為人總是期待一切事情的狀況能掌控在自己手中,才算安全。人越是害怕,越不敢冒險地交出自己,結果總是惡性循環,外在看來掌握了成就、愛情、權力,內在其實從沒得到過真正的平安。人類原祖亞當厄娃想擁有像天主一般的智慧偷吃禁果,反而喪失起初的平安,結果是死亡與天主隔絕;新亞當—耶穌順服天主的旨意,為全人類的救恩交付出一切,使我們得到永遠的生命、平安。天主子耶穌基督如此為全人類交付出靈魂,信仰祂的人願意交付出自己的最愛、最捨不得的給天主嗎?

基督出死入生的生命歷程為信仰基督的人是一個確實的保證:因為基督是教會奧體的頭,基督如何交付生命、領受生命,信仰祂的人也同樣地交付和領受。

 

回到電子報 第1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