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冷(一)

在白冷碰見不死的唐吉軻德

 文:盧孟慧姊妹

2010年以色列聖地朝聖5月團團員

 

在白冷Casa Nova的玫瑰花園裡一面撿著落在地下的玫瑰花瓣一面想著...,總覺得聖方濟有關騎士夢及騎士夢碎的生活片段,很像唐吉軻德。

 

但後半段收場,就全然不同了。

 

一個是抑鬱寡歡,病倒在床;另一個則是蛻變成一隻漂亮的蝴蝶,變成教會的大聖人。

 

我知道這沒什麼好比較的,每個人選擇自己要過的生活,快樂與不快樂,開心與不開心,全掌握在自己手裡。

 

但我的確清楚的知道,很多膾炙人口的文學作品裡,受限於物質世界的生、老、病、死、愛、恨、情、愁,以致書中那位滿懷熱情、充滿抱負的主角,以悲劇收場,留給讀者們無限的遺憾。

 

反觀我們的聖方濟,他並沒有留給我們無限的遺憾。他的夢碎了,但他反而在苦悶中活了過來。而且,活得很漂亮,足以當我們所有人的楷模。

 

我看到他留給我們的是一個不死的精神。原以為路已經走到谷底了,卻一躍而上,將基督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

 

的確,信仰能帶給我們無限的生機。

 

基督,有不死的生命。祂的確死過一次,但為了我們這些在人世間打滾的一介小人物,祂回來了。

 

一切都是為了愛。

 

在白冷Casa Nova的玫瑰花園裡∼

 

我想著聖方濟∼

 

想著我們的主∼

 

白冷(二)

我們就是當年來朝拜耶穌的牧羊人

 

「歡喜五端」是玫瑰經裡我最喜歡唸的五端。

 

原因無他,主要就是因為唸這五端時,總是感到喜氣洋洋。心情特別輕鬆。

 

想到聖母媽媽輕盈的飛到依撒伯爾的家,小耶穌的誕生…,都是一連串的喜事,所以,唸這五端就會覺得心情特好。

 

而在我長久的想像中,場景也該都是寬廣的。

 

唯獨耶穌誕生在馬槽,這是聚焦的一點,但其它場景也該當是寬廣的,天上的大星星,原野的牧羊人,由遠而近的三賢士。該都是呈現自由、豪放、愉快的原野景象。

 

如今,我真的站在這裡,耶穌誕生的地方。

 

那是一種莊嚴肅穆的氣氛,我把喜氣洋洋的心給收了。

 

不知為什麼,當我真正站在這歷史的軌跡時,想到的,竟是「這是為我們受苦的基督的誕生地」。也許是這個氛圍帶來的感受吧!二邊的黑布幔,古老的長明燈,來自各地不同人種的朝拜。

 

我真的在這裡,卻有一點兒顛覆過去的想像。

 

這個場景把我的目光定在耶穌誕生地。此時,不會讓你再想到外面寬廣的原野自由景象,惟獨把目光聚焦在這裡,仔細地看看祂。

 

我們就是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當年來朝拜耶穌的牧羊人。

 

我如此有幸∼

身歷其境∼

就站在歷史的軌跡中∼

與主相遇在這裡∼

 

回到電子報第3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