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點滴之二

文:Tom

20115月以色列朝聖團

曠野

車出了耶里哥城,沿著上耶路撒冷的山路,小停在山頂上眺望著聖喬治隱修院,在車上林神父解說當年耶稣是從加里肋亞沿約旦河谷南下到耶里哥城(海拔  負 270公尺) ,再上到耶路撒冷(海拔  800公尺),沿路會經過有綠林打劫的山崗及耶路撒冷曠野。 

 

曠野,在經文中好熟悉的字眼,在生活中又好陌生的地方。梅瑟走了四十年乃是為了百姓學會與天主交往的預備,保祿去了三年為了重新認識上主,耶稣也待了四十天為叫魔鬼試探。在舊约時代,曠野是一個獸的世界,少數人是不容易生存的,又是魔鬼居住的地方,有誘惑有試探。古經中也說人在曠野中才會聆聽到天主的召叫(歐二16)

 

在初期教會,已有許多隱修士來到這裹為尋求上主的旨意而遁入了曠野。隱修士透過默觀祈禱的方式來淨化自己,達到人神會晤的境界。當我們能與內心的天主對話時,天主的形象又正與我們自己的形象合二為一,這不就是「天主以自己的肖像造了人」,人有了天主的肖像的又一詮釋嗎? 

 

我人在車內,曠野在車外,就這一寸厚的車皮隔開了人神相遇的機會。我好羨慕那些放下一切的隱修士,如果這時車門開了,我能放下一切,走入曠野嗎?

 

試探

耶穌充滿聖神,由約但河回來,就被聖神引到荒野裡去了(路四1)
……聖神立即催他到曠野裡去。他在曠野裡,
四十天之久,受撒殫的試探,與野獸在一起(谷一12,13)

 

參觀過山寨版的耶稣受洗處,林神父再一次解釋聖經裡受洗的地方是在下約但河的曠野,靠近古代以民渡約但河的地方。第二天,來到了試探山上的隱修院,參觀完後,「林神父自有安排」的要大家圍坐在一個山洞中,恭讀相關經文並解釋教會的信理。根據東方正教會的傳统,他們認定耶稣是在這裹受到試探的。此處離耶京尚有四、五十公里之遙,聖神也把耶稣領的太遠了一點吧 ! 

 

每次讀到耶稣受洗及三次受誘的經文總讓我糾結(台語:鬱卒)不已。耶稣是天主子,撒殫再笨、再大膽、再假裝不認識,也還沒有頭殼壞到去試探天主子的道理。為此要感謝神學論集及福音新論中詳實的解釋,只是身為一般教友的我,很不容易把這兩項奧跡視為啟示性的教導而非歷史性的事件,藉著朝聖時親身體會,總算可以放下這個心結了。

 

 天主給了人自由的意志,面對試探,誘惑時人可以向左走,向右走。可惜的是第一個亞當在第一步就踏錯了,造成了子孫代代都要領洗。第二亞當的耶穌,只好現身說法來教導人類。回顧我們的這一世代,滾滾紅塵中,利字當頭,全都向錢看齊,撒殫還沒有來得及試探與誘惑,自己就跌得不成人形的。面對誘惑,我們是何其的軟弱。沒有基督的救恩,人活著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有一天,小撒殫來試探我,我一定開心的大笑,我有救了!

 

一片瓦

耶路撒冷城朝聖時,在耶穌升天堂的花園裹,林神父語重心長的告誡我們不要被一片瓦擊倒,我當時真想抱著林神父說:知否! 知否!多次被瓦片擊倒的我(指信仰)還活著,這個過程好辛苦。……林神父當時是指如果某一天,又有個考古新發現的證據(例如一片瓦上的新資料)與我們傳統的教導與信仰有不合之處,那時信友又何以自處。

 

在朝聖之旅途上,林神父在真福八端堂、耶里哥城、耶穌試探山、聖母安眠堂等地都會解說教會的傳統教導,及介紹當代的聖經詮釋與考古學上的新發現,其中會有些矛盾之處。這些不同來源的資料及觀點是會造成我們信仰上的困擾及無所適從,特別是我這顆方腦袋(不是角頭),一旦看到了標題,想不看都不行。我也明白現在的及未來的科學都不足以描述天主的存在。

 

林神父又說了一個令我開心的座右銘「信仰不必靠理性,但也不可以離理性太遠」。一語中的,……信仰的路上,我總是在這些經文中跌跌撞撞的摸著石頭過河,我相信聖經是天主啟示给我們的話語,也相信聖言化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如果我們太執著於一字一句、一個非歷史的事件上,反而是走入了死胡同。

 

我每次被瓦片擊倒,過後,我就把瓦片及相關經文一齊扔下,包袱愈背愈輕了,總想著但願有一天,我可以輕裝走入內心的曠野。

 

回到電子報 第37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