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復活大殿

文:LOTUS

在耶穌復活大殿 (一)

一團一團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不同的面容,迥然的語音,摩肩擦踵,蜂擁而至。

 

我們被推擠著前進,身不由己,從外頭光亮的世界忽然走入了一個昏暗荒冷的空間。

 

                                                       

 

揪著心看見成圈的女人俯身跪下、淚流滿面,雙手撫摸著、低頭親吻著、那顆耶穌被從十架移來安放的巨石。祂在上頭曾經被傅油、被收殮。

 

祂已受完苦難,進入光榮。

 

我們只是來看祂的血,痛祂的苦嗎?

 

有六個不同教派分別管領聖墓大殿,據地瓜分,互相排斥。

 

在差距不多的時間堙A以各種方式詠唱、誦唸、朝拜「自己認定的」天主,用超高的音量罔顧或干擾他方的祭典。

 

在持續了幾世紀的爭奪戰中,以蠻橫囂張、無理狡詐的手段,破壞他方的權益。再轉身用豐盛的全燔祭讚美榮耀天主。

 

在虔敬的行為後面,是一顆什麼樣的心呢?

 

要如何體會天主的事,而不只是人的事呢?

 

在耶穌復活大殿 (二)

走完耶路撒冷的行程後,我們其實已經去了白冷,林神父在早已排定、以各國語言緊密進行的表列中,為我們爭取到在聖墓的一台彌撒時段。

 

於是,我們在微亮冷冽的清晨趕早出發,走向天主特別賜給的恩寵,我們要以一台中文彌撒來紀念祂。

 

我們調整座位,給錄影、拍照的弟兄最佳位置,緊張但安靜的等待,方濟會的修士們來來去去整理預備,然後他們也坐定了,開始拉丁語的進堂詠唱。

 

兩位神父進入那僅容旋身的墓穴聖堂,進行聖道禮儀,我們都在外頭,看不到祭典的過程,只能留心細聽他們的聲音,時而大時而小,飄忽游移,想要緊抓又被溜走,在盼望中出現,在愕然中失去。

 

奇妙的是修士們都能在確切的時間點接上答唱詠,不改從容專一的樣態!

 

我閉上眼,聽著近旁的拉丁古調聖詠,也聽著遠處模糊又熟悉的福音宣講,深層的悸動不斷湧出,聖神充滿的體驗,難以言說!

 

抬頭望向高聳的幕頂,一片天光披灑而下,照明了墓穴的陰沉黑暗。

 

我側耳傾聽是否有聲音從天上傳下來呢?

 

祂接回了完成召叫的愛子,我們要什麼時候才開始聽從祂呢? 

 

回到電子報 第405期   回思高中心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