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菜鳥

看,這個人!

兩年前,決定朝聖後,林神父就再三叮嚀行前準備的重要性:把救恩史貫通讀完。過往想有系統地查舊約卻總是出不了埃及,此次動機十足(怕被神父K),配合著神父「思高讀經推廣中心」(ccreadbible.org)的「救恩故事」電子檔案,效果便大有不同。有一次,聽完錄音後,Doris與我分享,她從來不曾感覺舊約是如此有趣及與新約是如此地緊密聯結。相信很多人同她一樣地心有戚戚焉。

行前,對朝聖有諸多期待,心想到了真正的聖母領報山洞、主誕生的馬槽前、加納的再次交換婚誓、加爾瓦略山、苦路上和聖墓中,必有特殊的感動吧。去完領報大殿和加納,我雖然很高興能夠去到這些地方,但卻無太大的感動,心中不禁有些納悶。但一次從建國兄的分享中,提醒了我,別太在意外在的因素:信仰,最終,還是我與主一對一的關係。我於是嘗試忽略週遭的嘈雜和丟棄了過度的期待,只單純地來參訪一位恩友的生活軌跡。用這樣的心境,在耶路撒冷的Notre Dame de Sion Ecce Homo修道院,得到了共嗚Ecce Homo拉丁文,意思是:看,這個人(若十九5。是的,主,我來看你 - 頭帶茨冠,滿佈鞭痕,為我罪惡而被釘死的恩友。我來看你- 道成肉身,躺在馬槽中的可愛嬰兒。我來看你 - 徹底擊潰死亡,復活的光榮君王。我來看你 - 受洗之地,召叫宗徒之長的湖邊,首顯奇蹟的婚宴,和頒佈天國憲章之山,我也來看你的父母,表哥,派遣的先知和流徙四十年選民的生活軌跡。

以下謹就留給自己印象深刻的神父講道和個人經驗與大家分享:

聖母領報時的回應-

我們原本計劃在領報山洞前舉行彌撒,卻因管風琴的調音工程,而被迫移往它處。「歡喜做、甘願受」是一門終身學習的功課,特別是為不在計劃中所發生的事。所幸,我們有一偉大榜樣:聖母的爾旨承行Fiat。她的勇敢回應(當時及當地的風俗,未婚懷孕是會被石頭砸死的),使得救恩計劃得已完成。

大博爾山顯聖容-

這個獨立的山丘,風景怡人。入晚後,只有我們一團人,這堹u好!講道時,神父開釋:「主,不只是在此改變容貌,顯示祂的天主性。祂的一生,都在為人類改變容貌: 躺在馬槽的嬰兒,隱於聖體中生命食糧,被犧牲除免世罪的羔羊,摧毀死亡的復活大主等。」

加納婚宴,一位常常被誤解的人-

天地大主,必須用人類有限的語言和智力,來與我們溝通,因此常被誤解。例如:永生的救贖工程常與日常的物質需求混淆。即使如此,祂的意志力如是堅強,從未聽過祂提到出世的消極想法。人類賢如蘇東坡者,也曾發出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的感嘆!

白冷馬槽的小聖嬰-

剛去過約旦,由於那堛漸肮﹞竷迨p有不同,就覺得有些不能適應。在聖誕大殿的馬槽中,躺的這位天地大主,又如何適應這天與地的差異呢?至少,祂為何不降生於較高文明的區域或是帝王之家呢?因為祂信守與人類的盟約及願人類親近祂。有誰會拒絕親近一個嬰孩呢?又有那一個人類的帝王之家允許嚝野上的牧羊人來朝拜他呢?

令人分心的聖墓大殿-

不同的基督教派分佔和共用這聖殿。不同的敬禮常常互相干擾,有時不免煩躁分心。我求各個教派能互相容忍各自的不同,能和睦相處,如此所有的基督徒才能平安地參拜復活的大主。在祈禱中,主回復我說:即使各個教派不能互相容忍,和睦相處,你們也能平安地參拜我。主,你又邀請我划到深處去」(路五4

清真寺的大喇叭-

即使在基督徒眾多的納匝肋,清晨四點多,清真寺的大喇叭,也蠻煩人地提醒回教徒晨興祈禱。大多數的回教徒,都很平和友善,但這有些強迫中獎的宗教行為,我認為實在不可取。喇叭煩人事小,在回教徒居多數的區域,聖地的基督徒處境更是艱辛,我們一定要在祈禱中記念他們,在物質上幫助他們。

拉匝祿堂的鐵漢柔情-

在此講道中,林神父將對逝去的父親的思慕,化為對永生的盼望。這就是我們的信仰,我們在應許的福地會再相遇。這使我憶起淒淒然地參加完飽受癌症折磨的大姊夫的告別式後,即去祭拜去世多年的父親。當時母親的一段話迅速地安慰了我,也令我汗顏自己多年的神修,不如她對父親的一句話:「老頭子,有空找重九(大姊夫)一起打個小牌吧。」

地理篇-

未實際去聖地,自己很難知道大博爾山是一座不連其它山脈,如是特立獨行的奇山。我也無法聯結厄里亞被接升天之處與洗者若翰為主施洗的河畔如此接近。另外,並無不敬之意,只是又一樁過度期待的結果- 熙雍山完全不如我「想像」的奇偉。

看,這位神師!

全球的朝聖基督徒,都想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下經驗聖地。林神父就必須在神師與導遊的角色中不停地轉變。我們每天累了就可倒頭就睡,但他還要聯絡安排下個吃住行程,大到彌撒安排和準備,小到過移民海關、安檢人員問的問題及小販的請託,辛苦不可言喻。

知道他心臟小有不順, 希望他注意身體,為(天)國珍重。

看,這團人!

武湄、煥中夫婦從組團,到每一階段的提醒關照,Lulu全程瞻「錢」顧後,他們都是我們全程順利的大功臣。最後,有三位團員決志跟隨基督,為我們朝聖之旅劃下美好難忘的句點。

回首,這旅途-

長途旅行,常常坐到不耐煩。但想起先人們的朝聖處境:跋山涉水,不畏暴徒,不懼險徑,焦躁不安就沒有了,心中只有感恩

兩年前,當我們答允參加此次朝聖後,我小信德地,不只一次懷疑現在是最好時機嗎?兩個女兒半大不小,離開兩個禮拜,行嗎?岳母就慷慨地願意上來家中陪伴她們。每當該繳費時,公司的Bonus就會下來。臨行前,project做得昏天暗地,好幾個週末都得加班。但臨行前,工作居然也能告一段落。回首這一切焦慮,都是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在猶豫不決時,我們永遠無法找著去朝聖的最佳時機。但當我們向主説「我渴慕去」時,那就是最好的時機。

主,謝謝你保守我們朝聖的腳步。求讓我們的目光不要離開你,讓我們與你更親近, 勇敢地把信仰在現實中活出來。

 

回到電子報 第4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