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石點頭

文:佈行

第一部分  領洗的分享

沒有悸動的心情,也沒有如同別人描述的聲淚俱下。四月二十八日晚於耶路撒冷的CASA NOVA旅館,大家交流朝聖的分享時,我平靜地接受惠美的邀請領洗,我心裡有放下的感覺。四月二十九日中午於耶穌復活大殿側的天主教方濟會堂,與德意和時逸一起歡喜的受洗成為天主教徒。

 

在我認識天主的過程中,我的妻子惠美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一九九八年起,經由惠美認識佛利蒙華人天主教團體的夥伴們,有長達近十四年的時間和教會認識的朋友相處和共事,讓我有機會調整自己,比較聽得懂教友的言語。四月二十八日聽到惠美的邀請,幾秒鐘的時間,清醒的腦袋立刻意識到這是天主聖神的邀請經由惠美傳遞給我,收還是不收?腦袋再一轉,朝聖剛開始時在納匝肋的CASA NOVA餐廳,平日低調謹慎的家強喝了些酒,熱情洋溢地高聲問我要不要領洗。如今想起,家強應非借酒壯膽,當下的拒絕,莫非我已錯失了天主聖神的第一次邀約?

 

我的家庭沒有任何宗教的接觸和痕跡。求學和做事的幾十年間,對於基督宗教的記憶是零星片段的。還小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日子,我們住的樓下是基督教的聚會所,年長的基督徒經常聚會忘形的高歌讚美主,非常擾亂我們的生活。1991年剛到New Jersey,曾和公司同事去過當地的基督教華人若歌教會,我的目的無非想多認識些玩伴和找些樂子,從沒有一丁點要信教的念頭。

 

一般中國人有的老天爺的觀念我也有,巧的是老天爺也只是一位。在我十四年的融入過程中,唯一真神的觀念從來不曾困擾過我,起初的很多年「老天爺」伴我逐漸瞭解和適應天主教。回首過去的幾十年堪稱平順,天主帶領我和家人的痕跡歷歷可數,我心裡有數。在天主聖神的第二次邀請時,我說了「是」,事情就這樣成了。

 

第二部分  朝聖的分享

「聖地之旅的收穫並不盡相同的」,當別人問我這次朝聖的經驗時,我是這麼的回答。當初知道這朝聖團召集時,我想都沒想就說了「是」。雖然我母親當時仍健在,幾次半夜的電話之後,我就要搭下一班飛機回台灣。經濟不景氣,當時公司生意已經掉了百分之四十,人員持續減少,這些都可以成為我婉拒的理由。在朝聖的期間知道有類似困難的團員不在少數,回來後,知道有更多的團員都有他們的擔心。我自省,這些人不都是做到了放下和順服,才能收穫到別人所得不到的嗎?因為今天我慶幸當時做了對的決定,是自己沒預料到的。這提醒我,習慣性的先探知一些枝微末節,再像個聰明的消費者一樣的下臨時決定,可能那珍貴的收穫就永遠和我無緣。

 

林神父不時提醒的「歡喜做,甘願受」,打動很多團友的心,同樣地,我也不例外。這些年,經營一家比速食店員工還少的公司,從雄心萬丈到認清實事。這樣簡單的幾個字,點出我的問題,令我心生佩服。自己不缺歡喜做的事,但鳳毛麟角的甘願受,卻時常讓自己常深陷沒有出路的漩渦中。神父在某處講道時提到「不甘願」是通病,沮喪、墮落、自棄都是結果。希望自己慢慢的練習,讓公司的起伏和瑣事的糾纏,不要讓我的心情像「股盤」。今天的工作是我很喜歡的,只要自己竭盡所能地照顧好每件想到的事,至於結果就順從老天的帶領。

 

大博爾山是這次朝聖中比較特別的地方,來之前就聽過一些生活的感受,譬如台階不平、淑如姐曾在此扭到腳、看日出好冷要裹寢室的毛毯、因為聽說床墊很軟而幾乎考慮要自帶木板…等,令我好奇這是個什麼地方。直到山門關上,只留下我們和寧靜,對比兩個小時前在山下等接駁車時,車站內的熙熙攘攘和如臨大敵的搶車上山有如天壤之別。一切俗務都關在門外與我無關,神父在厄里亞堂和梅瑟堂的讀經文和講故事特別吸引我。不記得神父在什麼場合講到耶穌一生有不同的容貌,特別讓我反省,我有不同容貌嗎?有沒有反應出自己更長進的修行呢?

 

對於教堂的軟硬體我向來是無感的,可是這次朝聖之旅看了十數個聖堂,也找到了分別。特別喜歡的有真福八端山聖堂、天主之母聖堂、聖母訪親堂、聖母安眠堂、雞鳴伯多祿堂,巧的是多數與聖母有關。可能是建築的年代較新、用色鮮活、採光較好、表達柔和,這些對我很有說服力。很期盼再有機會到歐洲能看那裡的教堂,因為那兒比聖地擁有更多資源、有更多保護、較少政治角力,一定更能將耶穌的愛表達的更淋漓盡致。  

歷史的發展在聖地留下了各式樣的遺蹟令人心酸,甚至到今日人們還在你爭我奪,甚而兵戎相見。中外歷史都避免不了天災人禍、朝代更迭,可是唯有巴勒斯坦這區域有歷史價值的文物和處所,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毀壞和重建。很多我們到過的教堂都是在舊堂遺址基礎上一層層的往上蓋,毀壞多起因於民族或宗教間撻伐的結果,較少數毀於天災。極少數倖存的也雜亂無章,好似頂著祖先的招牌招攬信眾和湊熱鬧的遊客,失去莊嚴和整體感。即使在同為基督信仰之下的各教派,感覺不是那麼融洽,進去這樣的聖所缺乏回家的熟悉,不容易有被耶穌觸動的氛圍。一代人一代人的重蹈覆轍,今天我們讚嘆的聖所,幸運的話將是下個聖所的基石,不幸的就將化為一堆亂石,為人所憑弔或遺忘。

 

在聖地長達兩個星期的停留,離開時一點也不覺得太長或無聊。神父悉心的安排和緊湊有序的行程,讓我心靈上「應該」有長進。雖然稱不上頑石點頭,至少開始「互動」了,因而才能擠的出一點點分享。能領略「放下」所帶來的「提升」就值得,更別說「甘願」值得我玩味一生,且一定屢試不爽。

回到電子報 第4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