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寧思

 四月八日林神父的電郵提醒我們就要出發了要我們特別保重,早做好出發準備,心理也要準備好。我頓時慌了起來。以前也去朝過聖,但都沒有像這次一樣等了兩年。在這期間還要跟著林神父發的大綱唸聖經,而且真唸完了。可是,我能通過神父的考試嗎?心裡正在打鼓,而我們家的戶長也來湊熱鬧。不停問東問西,除了回答問題之外還要給他再做一次心理建設。這是華人團體,我們在一起不會為了他的加入,就要放棄我們的語言而將就他。他也很識大體,頭點得跟搗蒜一樣,可是有「但書」 — 一定要全程翻譯。武湄當初問我要不要參加時,我當下就答應。但形式上要問一下戶長他是否願加入以示尊重。我以為他一定拒絕,出乎預料,他很想參加,我沒有反對,心想這趟朝聖可能讓他進入我們教會也不錯。

 

兩年的等待時間,我們每天都去望彌撒,我因工作關係每週有一、兩天不住在家。戶長倒是沒偷懶,並且向我報告聽道理心得。我也分享我在當地教堂的道理,兩人除了家務事外,有了深一層的話題。有時,我在唸聖經時,會告訴他天主教的詮釋,他也會把他基督教的背景談出來,當然辯論是免不了的。我心想「等到了聖地一切大白你就死定了」。

 

出發當天不甚順利。戶長顧慮太多,非要詢問航空公司是國內航站還是國外航站,航空公司偏又給錯訊息,朋友把我們送到國外航站。一問之下,連滾帶爬的上了機場接駁車往國內航站趕。還好大家也都還在排隊,所以心才安下來。

 

城轉機時,又一次的安檢讓我意識到是真要去以色列了。在機上只睡了幾小時,但心並不煩躁。內心一直重複神父的注意事項「體驗悔改與補贖的生活」。

 

終於到以色列了。大家伸長頸子看有沒有人來接我們。只見一片人海排隊過關。我們互相複習該如何回答,同時也提醒戶長注意事項,一出關我需要去找行李及洗手間,轉身一看戶長不見人影,拜託家琳姊照顧。待回來,我家戶長仍在出關處不停讓別人先走。我情急之下大吼請他快出來否則耽誤全團行程。坐上遊覽車後,他頗為委屈說我們應顧慮別人,我只好耐下心分析軍情並曉以大義,我們不插隊但不能一直讓別人插,否則我們自己會趕不上預定計劃。

 

到達Blue Bay旅館稍事梳洗準備吃晚飯。在吃飯時神父忽然說當天是我生日並給了我一盒巧克力。我是一個很怕在眾人前慶祝生日的人(沒人相信,因為我的工作一直都是要在很多人前說話的)接下禮物內心很感動,神父那麼的細心。回到房間戶長問我要吃幾塊?我告訴他一塊都不吃,我要把整盒帶回做紀念。

 

 

 

一夜好眠,第二天揭開朝聖序幕。可能還沒完全進入狀況,對海邊的凱撒勒雅沒有太多的感覺,只覺得當年他們就有那種先進的蓄水建設真不簡單。戶長對很多古羅馬的一些古水道相當熟悉,所以神父的講解外他倒也給我上了一課。當我們抵達納匝肋時很興奮。朝聖前跟幾個教友談過,她們把自己的感動跟我分享,所以我一直在盼望那種感動。到了聖母領報大殿一跪下,不知何故眼淚像雨一樣流下,可是沒有朋友們說的感覺。戶長也在旁祈禱,看我哭得稀裡嘩啦可嚇壞了。以前也見過太太這種模樣,但,那是在看悲劇電影或連續劇。告訴他沒事,只是情不自禁。他說:「大概你是聖母軍,來看你們的統帥才會那麼激動」。是嗎?回到房間,正想跟他分享,他說:「我在聖母大殿覺得很平靜,現在很累,饒了我吧!能不能明天再談?

 

 

 

早上四點多,果真如神父所言,穆斯林大喇叭開始轟炸。問戶長怎麼辦?他翻身說:「繼續睡」。然後鼾聲大作。我躺在床上想起多年前去新加坡時,毫無預告被喇叭吵醒,那時是跑下樓找旅館理論。這回倒沒生氣,只是想,如果一個宗教不顧慮到非自己信友的權益,只為自己,那有腦的人想想吧!就這樣躺到了五點多起床,戶長也一跳而起。兩人又到聖母領報大殿,已有幾位團友跪在那裡祈禱。不爭氣的眼淚又開始流了。等著神父主持彌撒,卻因當天聖堂風琴要調音而關閉。神父告訴我們去另一小堂。神父說了一句:「計劃跟不上變化」。讓我省思良久。在去其他地方的路上,跟戶長分享神父的話以及我倆常常執著於自己的計劃而忘了目的是什麼,弄得氣氛緊張。最後計劃雖然完成卻那麼疲憊,不能享受那種成功的樂趣。所以,我們記住了要平心靜氣去體驗過程中的挫折。

 

大博爾山是我的最愛。天氣很熱,神父說要等四十五分鐘的車。人聲吵雜加上很多人抽煙,本已過敏的鼻子因煙味開始眼淚鼻涕不停地流,頓時火冒三丈,想去教訓那些在我身旁抽煙的人。神父忽然拿出吉他開始彈唱起來,音樂像股清流讓我心情平穩下來。晚上周遭寂靜,真的什麼都不想。只希望時間停住就這樣過吧!問戶長是否願留在山上。他說沒興趣因為他會想他的貓和鳥兒子們。第二天早上的彌撒道理提到耶穌從出生的一個嬰兒面貌,後來宣講道理,被釘十字架上進而隱藏在麵餅內。面貌的改變卻一步近一步完成了整個世界的救贖。看看自己,面貌倒是改變不少,但不說為世界,小的為教會做了什麼?慚愧,慚愧還是慚愧。

 

感謝神父為我們安排了死海之遊。可惜皮膚有不少小傷受不了刺痛,只浮在海上幾分鐘就落慌而逃。到旅館的泳池游個幾回也很快樂。

 

 

 

耶穌受試探山對我也是個試探。兩年來,為了鍛鍊體力,游泳、走路、有氧運動都做了。但,爬山實在不是我的強項。戶長連推帶拉,總算上了小坡(對我而言可是個山)。我們必須低下頭才能進到東正教修士隱修的小山洞內。在低頭的那一刹那,我想到如不謙虛低頭怎能尋得吾主?

 

聖誕大殿的彌撒,讓我們好像感到時間停住在那。四月我們慶祝耶穌基督的誕生,多麼神奇?神父提到三王來朝後走了另一條路回去,他們的生命改變了,我想想自己在這次朝聖後能改變舊我嗎?聖母哺乳山洞內的修女專心祈禱,絲紋不動的影像將使我永生難忘。我該如何加強自己的祈禱是另一努力的方向。

 

耶路撒冷拜苦路是一個很不同的經驗。以往本堂都是在安靜肅穆相同語言情況下進行。當天,那麼多人又用不同語言。幸好有神父用中文帶經文,我們才能扯著嗓子大聲回應。苦路兩旁店家照做生意,一些遊客也是不關己事面無表情。神父曾說過,當年耶穌身背十字架時也是如此。事後我想,將來對於不公義的事我還能視若無睹嗎?人那麼多,常有其他人插入。我們團員怕被衝散,尤其我家戶長太過紳士,所以把他夾在中間而我緊緊推著他,總算全程走完而沒失散。真感謝大家的照顧。

 

到了要回美的時候了,心情複雜。不想回去面對工作可又想恢復正常作息。機場安檢讓大家忐忑不安。先把領隊叫出去問話,又叫出另一位團友。看到兩位安檢人員互對筆記真不知她們下一步要做什麼?當她走向戶長時我暗想不妙,天主求祢別讓她問戶長。她問:「你跟台灣團有什麼關係」?我馬上搶答:「我是他太太」,戶長還沒回過神,安檢已離開,咻!虛驚一場。

 

朝聖每一站都是經典,都讓我獲益良多。其他團友寫的非常清楚,我只是把幾個我本人有特別感受的地方寫出來。這趟朝聖對我靈修上幫助很多。戶長對我們天主教有另一番認識。我學會繼續為他祈禱,繼續帶他參加彌撒及我們的活動,剩下的就交給天主吧!

 

我想提醒未來去朝聖的朋友很重要的一點,不要想會跟別人有一樣的感動。我剛到的一、兩天期望很高。結果對自己失望甚至懷疑朝聖是否值得?後來把心打開結果就不一樣了。希望大家都能有機會去聖地,也一定會有收穫的。

 

回到電子報 第4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