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的考驗與恩寵

文:Theresa

期待了十多年的聖地朝聖終於成行了,等在我前面的卻是許多的考驗,不過好天主的轉化力量卻是如此的美好,祂能把悲傷變為喜樂,痛苦變成舞蹈,考驗轉變成祝福。

我和仁德同時出遠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90歲的婆婆,行前我交代看護一定要好好照顧婆婆,也拜託大伯、小叔每天來陪伴看顧,但是就在我們出發朝聖的第二天,婆婆跌倒,髖關節骨折入院手術。如果是在第一時間就知道婆婆骨折需要開刀,我們一定會中斷朝聖回國,但是我們知道時已是手術後第三天,婆婆手術後情況良好,再三天就可出院,大伯、小叔都隨侍在側,應該沒有問題,而且我們五個兒女都有回家探視照顧,為我們盡了孝道。和婆婆通了電話,婆婆也要仁德放心,所以我們才能繼續行程。也因為這件事使我發現我的兒女們長大了,不但知道如何孝順長輩,也聽說三子會處理台南房子進水的問題,我覺得很欣慰,心中感謝天主恩賜的好兒女,我要放手讓他們自己成長了。

 

朝聖前林神父囑咐我們不可以生病,但是行前一星期參加活動得了腸炎,因為忙碌沒有好好調養,出發前仍沒有好,從約旦回來後又更嚴重。到了白冷又感染了流感,不但發燒而且全身痠痛。到了耶路撒冷咳嗽加劇,第二天無法起床參加聖墓彌撒,早餐時勉強進食到一半,竟哇的一聲嘔吐不止,吐光了胃中所有的東西。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心中難過的對主耶穌說:「主耶穌!對不起,我可能無法完成朝聖了。」也對仁德說:「我無法出去了,你去替我完成朝聖吧!」但是說也奇怪,一說完,一切不適都消失了,我好像忽然好了起來,又充滿了力量。到大廳集合時,遇到早餐坐在對面的連珠姊妹,她為我做了治癒的祈禱,我就更有信心了。中餐我只敢吃兩片麵包和一杯清水,當天我支持到最後的聖墓遊行,在加爾瓦略山跪下朝拜十字架上的耶穌,在主復活堂接受聖體降幅,雖然虛弱,但是恩寵滿滿。我感謝主耶穌憐憫我,支持我完成朝聖,只有祂的大能支撐,我才能完成當天的朝聖行程。

 

 

第三天我們到聖母安眠堂,聖母安詳的臥姿態像很吸引我,自由時間時我要仁德自己四處參觀,我跪在聖母像旁唸了一端玫瑰經,心中很是平安。神父集合講道時,我坐在對面一直不停的咳嗽,咳出的痰讓我自己嚇了一跳,第一口是黑褐色的,我從沒有看過這樣的痰,以後的痰濃黃色帶血絲,就這樣一直咳一直吐的約有十分鐘,到最後一口痰變成淡黃色。我還在擔心沒有抗生素怎麼辦,但是說也奇怪,經過這一咳,我的咳嗽竟然好多了,也沒有痰了。

 

 

因為當時行程很緊湊,也沒有細想。回來後因為準備慕道課程,看到加納婚宴中聖母主動的關心人們的需要,忽然明白雖然當時我只是跪在她旁唸玫瑰經,並沒有祈求甚麼,但是聖母知道我的需要,一定為我向耶穌祈求了,而耶穌讓我咳出了所有感染的痰,治癒了我。這是多麼大的恩寵,我心中歡唱感恩歌,稱謝不止,我要分享出來,讓人知道聖母對人的愛和照顧,及主大能的治癒力量。

 

除了這三個考驗,朝聖過程中還有一些人為的干擾及自己腸胃不適的考驗,這些考驗應該都是天主所允許的,天主要藉著這些考驗使我了解自己的軟弱卑微,而天主卻是永恆不變的磐石,是我穩固的靠山,我要學習主耶穌有一顆柔順的心,完全順服於天主,全心依靠祂,我才能穩固的走在祂的道路上,也才能完成自己。原來朝聖的恩寵是由考驗而來的,我要感謝天主恩賜了這些考驗,使我的靈命成長,使我更親近祂,更依靠祂。

 

回到電子報 第4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