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朝聖 / 一場心靈饗宴

文:胡僑榮 11/2/2012

一位方濟各會士帶著一群虔誠的基督徒,追隨著耶穌的腳步,從加里肋亞走向耶路撒冷,希望在短短的幾天內,經驗祂出生、成長、福傳、死亡、復活…的生命歷程,領會祂以新的盟約完成天主全部救恩的計畫,這好像是幾百上千年來,許許多多朝聖者走過的路,但是對我而言,卻有著不同的意義,因為它是我剛剛完成的行旅。

林思川神父的朝聖團在台灣的教會內是著有名聲的,口耳相傳都說,「非常熱門,兩年都排不上榜」;「要求很嚴格,事前要做一年的準備、研讀聖經」;「不給面子,搞不好會挨罵」…很奇怪耶,居然有那麼多人要擠著排隊去挨罵嗎?實在很帶有神秘的色彩,引起人們許多的好奇與遐思。

這一次的朝聖團是例外的,不在神父每年例行計畫內的一團,本來是專為他大學校友們準備的,因為很多人臨時無法成行,才接受了我們臨時應召來的雜牌軍,天主有時會給人一點小小驚喜的禮物,我們只能用感謝的心來接收了,比起那些早早報名,還在為一、二年以後朝聖「挨號」的人,我們真是太幸運了。

這是一個「歌聲滿行囊」的旅程,神父愛唱歌,團內有許多歌唱高手,每一台彌撒,只要時間許可,都有許多人輪流帶答唱詠。「朝聖手冊」裡選載滿滿的歌曲,足夠每天選用的,遊覽車裡除了祈禱、玫瑰經、神父的嚮導與道理,總是充滿了聖善的歌聲。加納重發婚姻誓願的晚宴,每一對夫婦都唱歌,國語、台語、粵語…還有瑞士小孩來湊熱鬧。快到耶路撒冷的時候,「我喜歡,因為有人對我說,我要進入上主的聖殿」,那就不是一般的歌唱,而是真實興奮的寫照與期待。儘管神父一再說飯前禱不要老用「讚美主在X餐時」來湊合,但是代禱的人,總是在祈禱詞後,挖空心思補上一段與眾不同的歌曲。如果說歌唱是雙倍的祈禱,那麼這幾天,我們可以說是個祈禱不斷的團體。

這是一個充滿聖神的旅程,在香港轉搭以色列航空前,要經過嚴格冗長的檢查,不是一般行李的檢查,而是對每個各人旅行的動機、行程、行前的交往…做檢查,以色列的官員對每一個團員詢問,英語不靈光的還需要神父或其他團員的翻譯,二十多個人費時一小時以上,轉機時間緊迫,但是沒有一個人感到著急與焦躁,相反的大家就在神父的吉他伴奏下,從容的一首一首唱著聖歌,迎來了檢查官員和許多機場旅客好奇與讚賞的眼光。耶穌復活後顯現給二門徒的厄瑪烏,現在位於巴勒斯坦自治區內,對於朝聖者並不友善,神父行前一再宣稱,儘管已經申請許可,但是還是有可能打回票,上次就以「沒有收到上級的通知」為理由被擋,果其不然,還是依樣畫葫蘆磨磨蹭蹭不置可否,我們卻也死定了心,只要不被完全拒絕,我們就是不走,抗戰到底比賽耐力,這當中歌聲與祈禱就是我們力量的泉源,一個多鐘頭,對方投降,承認不如我們「牛」,打開閘欄讓我們在歡呼中通過。團體的旅行當然有發生各種意外的可能,神父擔心也一再告誡,但是一路竟然平靜無波,即使有一點小小的差池、延誤,大家都已寬容互相擔待了。如果說平安、忍耐、溫柔…是聖神的果實,我們這一行聖神真的一路相伴。

這是一個感情充沛的旅程,在每一次彌撒後,總看到幾個人淚眼迷離,明明號稱鐵石心腸的男團員,在特別的地方,好像比小女子還更淚水滂沱,更過份的有人像裝了自來水龍頭一樣,重發婚姻誓願哭,哭牆前面哭、分享時哭,實在沒事講笑話也會哭,直是「一路哭、哭、哭到底」。另外一個表現是擁抱,安慰時擁抱、原諒時擁抱,互祝平安時擁抱,尤其是最後一天在厄馬烏彌撒後,神父玩起大學時候的「二次擁抱」,三十多人雙圈下來,擁抱了六十多次,體力差一點的人,真的兩手發軟兩腿酸麻。離別前,北美的團員要與台灣團員分別搭機,那種依依不捨互道珍重的樣子,好像生離死別似的,誰也看不出是才認識、相聚十天的朋友。

這是一個恩寵滿被的旅程,憑著神父方濟各會的管道,他的人脈與細心,每一站都做了最妥善的安排,不論是在納匝肋的聖母領報大殿、白冷的聖誕大殿、耶路撒冷的聖墓大殿,我們的住處都在距離咫尺之間,只要願意,每天都可以做到晨昏定省,清晨星斗滿天時我們就可以進入大堂裡祈禱、參加彌撒,等到其他朝聖者迢迢由他處趕來時,我們還可以悠閒的回到住處吃早餐,一天行程結束,夜幕低垂以後遊客散盡,我們還可以留在殿中,陪著聖母低語訴心,直到夜晚九、十點,特權的程度簡直超過VIP。大博爾山是耶穌顯聖容的地方,當年伯多祿要搭三個帳棚,跟耶穌在那兒過一夜都不可得,我們當晚竟然可以住在山頂方濟各會的會院裡,三十多人獨佔了整座山頭與聖堂,盡享星月與日出,方濟各的弟兄還為我們準備了餐巾、水晶杯、燭光,侍者們的隆重晚餐,「伯老」見到,一定大嘆「何物小子如此猖狂」。在每一個地方的大堂,神父都為我們爭取到單獨的,最受限制的地點,許多人想排隊看一眼都得等好一陣,我們卻可以好整以暇的在那兒舉行三十分鐘的彌撒,耶穌誕生的地方、埋葬的墓穴…我們不但進入,而且親手撫摸、親吻。聖誕大堂的彌撒安排的時間,因為夏令時間的調整,我們遲到耽誤了,神通廣大的神父居然可以在當天另外安排出一個時間來。當我們在革責瑪尼山園祈禱大堂時,我們的彌撒就在耶穌祈禱的大石旁邊,近在咫尺觸手可及,好多被隔在鐵欄杆外的波蘭朝聖者,央求我們代為把他們的圍巾、手帕放在大石上觸摸一下,好帶回去當紀念,我們才感到我們是多麼幸福的一群,就像耶穌、聖母用「讓他們到我這裡來,不要阻止他們」被召往身邊受寵的孩子,盡情的享受著祂們的撫愛。

這也是一段心靈飽飫的旅程,在彌撒、祈禱、朝拜、默想、分享以外,最重要的是神父證道,在每一個朝聖的地點,他都能把所有舊約與新約與它有關的記載,滔滔不絕的例舉出來,這在一位好的聖經專家來說,也許不算稀奇,但是對於我們這些初嚐異味的人而言,真是太妙了,原來聖經可以這樣讀法,在神父的讀經班上,他也曾不斷的強調,但是我們的感受不深,直到此刻才恍然大悟,對於神父說的「讀經要大量的、多次重覆的閱讀,發掘其中的結構與脈絡」有點心領神會。除此以外,神父會把這些聖經的故事總結起來,應用到生活裡去,像是在聖母領報大堂裡,神父就從聖母「聽」見天主的意旨,談到亞巴郎的「聽見」、撒慕爾的「聽見」、耶穌在領洗時和山園祈禱時的「聽見」…,引伸到人們祈禱的時候,不要喃喃不休,一定要「我」旨承行,「強迫」天主非要接受我的請求不可,而是應該靜靜的「聽」,讓天主告訴我們祂要我們做什麼。這樣的開導與啟示每天不斷的被提出,「進入聖墓,把你的不甘心、不情願、不滿意…通通留下,隨著復活的耶穌走出去」,「神修一點兒也不難,只要做到照表操課、心甘情願」,「生活就是福傳,學著跟耶穌一樣生活」,「修會也會消失死亡,如果它失去了神恩,沒有法子隨著社會的改變而適應」…每一道啟示,都像一記當頭棒喝,敲開陳舊固執的想法,與封閉保守的心,雖然密集的衝擊,讓人難以消受,但是就像重力的按摩,酸痛以後,卻讓人通體舒泰神清氣爽。

這真是一豐盛的心靈饗宴,讓我身、心、靈得到淨化,有如新生的嬰兒,

在信仰的道路上重新起步。感謝天主,感謝神父,也感謝所有同行的伙伴。

 

回到電子報 第4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