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之旅

白丁

身為基督徒,一生能有至少一次的機會到聖地朝聖,將是多麼珍貴的經驗?於是我們灣區三個華人教會組成一團三十四人,在2010415日由林思川神父帶隊出發前往聖地,參拜耶穌在世生活過的地方,並體驗在救恩史中的各個聖蹟。行前的多次的準備聚會掩不住大夥緊張興奮的心情,而這「十年修得共船渡」的緣分更覺難得。經過十多個小時轉機和飛行後,當我們推著行李通過以色列特拉維夫海關入境時,看到林神父、長國、宜森、戴慧、建國和敏憲在出口處等候我們,頓時我所有的疲勞、擔心、不安都化為烏有,竟有種回家的感覺。

聖地的第一台彌撒在加爾默爾山的al-Muhraqah紀念堂,厄里亞先知向民眾說「你們搖擺不定,模擬兩可,要到幾時呢?」它一針見血地穿透我心,這搖擺的省思就從這「天主大能作為發生之所」開始。

在聖地我們住的第一個方濟會朝聖旅館(CASA NOVA)位於納匝肋的「聖母領報大殿」旁,這座中東和遠東最大的聖母大殿灰白色的外表之內,高聳的天窗看上去似一朵倒扣的百合,而支撐大殿的樑柱上刻有星星白點,宛如花粉般散落大地。一樓正廳的地板呈輕微斜坡的建構,好讓每位參訪者不自覺地向著「她」的中心一步一步走下去。在地下層的聖母領報及聖家居住的山洞前,回想童貞少女瑪利亞聽到天使的聲音,接受了天主的旨意,身旁有義人若瑟的配合,因此天主降生成人旨意得以實現 聖言成了血肉 為我們誕生了救主耶穌,給世人帶來永遠的救恩。

聽到一個聲音說「我們愛人常是用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天主的方式」,才恍然大悟自己常被私情偏欲而限制阻礙了天主的大愛,奇妙的是當我一旦願意學習聖母倒空自己,向聖神開放並放下交託時,天主馬上就接收過去,內心變得無比地輕鬆自由。

離納匝肋不遠的加納,是耶穌在婚宴中變水為酒,初顯奇蹟的地方。團員中有十三對夫妻有幸在天主台前重發婚配誓願,與八位此行隻身參加的姊妹們一起感恩天主一生的帶領與蒙受的聖寵聖愛當我們在晚餐時數次舉杯喝耶穌所賜的喜酒時,加納婚宴的喜樂滿溢於心。

在加里肋亞湖我們登船遊湖,湖面平靜得讓人聯想不到那一晚海面興起的大風大浪,我承認自己的信德有時連一朵野花,一隻飛鳥都不如 當看不到時, 我信靠祂嗎?當困難痛苦時,我曾向祂祈求嗎?當祂出現時,我立刻認出祂了嗎?

我們住的第二個CASA NOVA就在大博爾山的「耶穌顯聖容大殿」旁,山下等候上山的觀光客爭先恐後地擠搭接駁小客車,和上山後所見的祥和寧靜真是天壤之別。我們抵達時是下午,神父說夏至時夕陽正好會從正門直接照射到教堂裡來。眼前教堂正前方是金色的耶穌顯聖容像,下方的祭台兩旁更有天銀藍色的耶穌四種容貌:嬰兒、聖體、羔羊及復活。輝煌的馬賽克圖畫令人對天國產生無盡的聯想和嚮往。有一個聲音說「耶穌常用不同的容貌出現在我們中間」 祂屈尊降卑,取我們的人性生活在我們當中,但我是否在同伴身上看到耶穌? 我深信所有的美善,都是天主的神性顯示給了我們;而一切的邪惡,都出於我們的原罪,應該把這人性呈現給天主。求祂給我再造一顆純淨的新心,看得見祂光輝的容顏。

天主派遣自己的獨生子生而為人,經由聖母,耶穌聖嬰誕生在白冷城。我們所住的第三個CASA NOVA就在白冷的「聖誕大殿」旁,聖殿的地下層即耶穌誕生的山洞,所以白冷城的人天天慶祝「聖誕節」。從「聖母訪親堂」到白冷的「聖母哺乳山洞」,此行許多的聖堂都與聖母有關,深深體會到聖母的侍主愛人,謙遜溫良實為世人榜樣。其中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由德國本篤會管理的「聖母安眠堂」,上層的聖堂除了一張素淨的祭台,別無他物,彷彿一顆潔淨的心全由天主填滿。下層聖堂前有一座聖母平臥的安眠態像,令我感受到聖母源源不斷的平安喜樂。當在「天主之母堂」看到有一位身披紅白會衣修女在聖體龕前祈禱,才領悟到每一個「聖神的宮殿」面向天主時,背影都是如此的莊嚴美麗,容不得一點雜音。

在革責瑪尼山園,我們參觀「萬國大殿」(苦難大殿),耶穌在此三次祈禱求主免去這杯,祂雖已知將被世人背棄逃離,但為了完成天主派遣祂來的旨意,還是交出自己,走向十字架。我們此行最後的目的地是在耶路撒冷,因在這裡停留多日,故有很多的時間可以參加彌撒,參拜十四苦路及聖墓大殿(復活大殿)。但當我走在繁忙的商家巷道中,踏在遊客穿梭的光滑的石板路上,竟惋惜著耶穌當年的屈辱和光榮幾乎被眼前的世俗景物給淹蓋了。然而不可磨滅的是祂那樣地徹底給出自己,為啟示「我」是天主的子女(若十七1926),那我為什麼不能學習耶穌一生親身顯示的 為我們的「歡喜做,甘願受」呢?

這段朝聖之路有天主帶領,聖神的陪伴,加上林神父卯足全力地身兼神師及導遊,讓我們每位團員都充滿著熱火及渴慕的心,也體驗到真誠的友愛與旅途的平順。離開聖地的前一天更有三位團員誠願領洗,加入我們天主的大家庭。果真回應了厄里亞先知說的話:上主,求祢應允我,應允我!使這人民知道你上主,是真天主,是你叫他們心回意轉。」為天主的大能我們同聲感謝讚美!

 

回到電子報 第4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