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師德蘭(小德蘭)傳教主保

慶日:10月1日

在天主教會內,聖女小德蘭是一位極受人喜愛的年輕聖女,被稱為「小花」。聖女在加爾默羅隱修院度過了她人生最後的十年,逝世時年僅24歲;她不曾遠赴傳教、從未建立過一個修會,也沒成就過什麼大事業。她唯一的著作,過世後才被出版,那是一本修改自她自己成長紀錄的小書,被稱為《靈心小史—Story of a Soul》或《一朵小白花》(她的書信集與未經修改的自傳近日已出版)。聖女死後二十八年,被教會冊封為聖人。

聖女一八七三年生於法國,是一個想成為聖人的母親與原本想成為隱修士的父親所寵愛的女兒。聖女的二位雙親早年雖已結婚,但彼此卻決定過著守貞般的生活,直至一位司鐸告訴他們,此非天主所喜悅的婚姻生活方式,他們才開始生養孕育。這對聖善的夫婦共育有九個子女,但僅存活五位,聖女正是他們最小的一位么女。

然而,悲慘很快地就臨到聖女的身上,因為在她四歲半時,她摯愛的母親即死於病症。當時,她十六歲大的姊姊寶琳(Pauline)成了她第二位母親,然而這卻使聖女陷入更嚴重的失落裡,因為五年後,她的第二位母親進了加爾默羅隱修院。數月後,她患了高燒的重病,人們都以為無治癒的希望。

當聖女的姊姊圍坐在她病床前,向著房內的聖母雕像祈禱時,聖女在祈禱中見到聖母向其微笑,她的病症奇蹟地獲得痊癒。當聖女還僅十一歲時,她即已養成心禱(mental prayer)的習慣,雖然她不懂那是什麼;當時她常在其床舖與牆壁間獨自地思考關於天主、生命與永恆的問題。

當聖女的另二位姊姊Marie與Leonie也進入修會時,陪伴在她身邊的,僅剩父親與小姊姊賽琳(Celine)。聖女自述,那時期,當有人批評或不欣賞她時,她即會悲傷地流淚,且經常僅是為了想哭而哭泣。當時,聖女也想隨同其姊寶琳與瑪麗亞進入加爾默羅隱修院,但因其年幼又加上易感的情緒,使她的願望難以實現,於是她只好向耶穌祈求,但卻無任何答覆。

十四歲那年聖誕,耶穌來到聖女的心中,使她有了決定性的轉變;她開始拭去自己無法控制的淚水,並察覺到父親的感受,而更甚於自己的感受;關於那次經歷,聖女在自傳中如此寫道:「在這個神聖的晚上,溫柔的嬰孩耶穌,使我黑暗的靈魂充滿了光明。為了愛我的緣故,耶穌變成軟弱、渺小的嬰孩。祂的軟弱,祂的渺小,使我成為堅強的人。祂把自己的武器送給我,使我逐漸強大起來,成了一個『巨人』」。

聖女雖被譽為一朵小花,然而她卻有著鋼鐵般的意志。當加爾默羅隱修院的院長因聖女過於年幼而拒絕其入會時,這位早先過於羞澀的小女孩,卻勇敢地來到主教面前請求特恩;而當主教也予以回絕時,她決定直接前往羅馬尋求教宗的特准。來到羅馬的朝聖途中,聖女因著年幼與矮小之故,得以四處觀看並觸摸聖髑。當他們走在晉見教宗的行列中時,小德蘭立即藉著接近的機會,向教宗懇求進入加爾默羅隱修院的特恩。這位基督的代表(教宗良十三)見聖女年幼卻有如此大的勇氣,很快地即給予允准了。小德蘭對隱修院生活的浪漫想法,很快地就得在實際的生活中遭受考驗了;同時,聖女的父親在當時也因著一連串的打擊而異常思念他的小皇后(指聖女),但聖女在 隱修院內是無法前去探視父親的。這段期間,聖女經歷了一段可怕的神枯時期,她描述說:「耶穌一點也不想繼續與我交談。」因此,聖女常在祈禱中痛苦地沉睡過去,她這樣自我安慰說:「母親時常深愛著沉睡於她懷裡的孩子,同樣,天主也必然深愛著在祈禱中深沉睡去的人。

聖女又說:「愛要以行為來證明。所以,我該如何證明我的愛呢?我不會做什麼大事業,我能對耶穌做的只是遍撒小花,而每一朵花都是為愛情所做的犧牲、注視與簡單的話語;都是為愛所做的小小行為。」因此,聖女把握住每一個可以做刻苦與犧牲的機會,無論這些舉動看起來多麼渺小:對她所不喜歡的姐妹報以微笑、接受所有擺在她面前的食物而無所抱怨,即便那些常是剩餘的食物。這些小小的犧牲,其價值都大過所謂的偉大事業,因為他人都未察覺出她所做的犧牲來;也從未有人告訴過她,隱忍這些羞辱與善行是如此地美好。

聖女關切的一直是如何能在現有的生活中達致聖善,因為她不只是想求好,她還要成為聖人;她想,為她們這些過著隱密生活的微小生命而言,應有一條路能使她們成聖的;她總想成為聖人,可是當她與其他聖人相較時,她總覺得二者間有著極大的差距。但她並不因此而氣餒,她告訴自己說:「天主不會要求我做不到的事情,因此無論我有多渺小,我還是能成為聖人的;我既然不可能長得高大,那麼我就按著自己的樣子,接受現狀,即便我有數不清的過失;但是,我要尋覓一條直達天庭的『小道』,那是一條既短且直的道路,是一條全新的『小路』」。

聖女自述說:「我們活在一個充滿發明的時代,我們不再需要賣力地爬著上升的台階;在大廈中有電梯,因此我決定找一個電梯好能直達耶穌的所在,因為我的個子太小,無法攀爬艱難的成聖階梯。因此,我在聖經中尋找成聖之道的靈感,於是我找到『叫那小孩子到我這裡來』這句話。耶穌,祢的臂膀就是領我直升天堂的電梯啊!因此,我不需要長大;我應停留在渺小中,且還要變得更加渺小!

聖女曾這樣論及她的聖召說:「我覺得我有司鐸的召叫與宗徒的召叫;殉道是我年幼時的夢想,且它不斷地在我內成長。看著教會的奧體,我渴望自己能完全地在他們內;愛,就是我的聖召之鑰;我知道教會有著一顆熾愛的心,且這愛建構了所有的召叫,因為愛就是ㄧ切,它擁抱了所有的時間與空間…簡言之,愛就是永恆!於是,我在狂喜中呼喊道:『耶穌,我的愛、我的聖召,我終於找到了祢…我的聖召就是愛!』

一八九六年,聖女開始咳血,但她卻繼續工作而未告知任何人,直到一年後病情加重,其他修女才知道聖女患病一事。糟糕的是,此時聖女失去了她內心的喜樂與自信,並且覺得她會毫無建樹地在年輕時死去。在此之先,寶琳已要求聖女寫下靈心日記,並願意她繼續完成,好使其他姐妹能在聖女過世後彼此傳閱。

她的痛苦是這樣的劇烈,她說:「若我無信德,我會毫不猶豫地立即結束我的生命」;然而,聖女卻繼續保持微笑並鼓勵他人,以致於別人還以為她只是裝病。聖女有一夢想,是她死後希望完成的,那就是幫助所有還在世上的人們,她說:「我還會再回來;我要在地上用盡天堂!

聖女於一八九七年的九月三十日過世,當時年僅二十四歲;她自己覺得能死於這年紀是出於天主的特別祝福,因為她覺得有司鐸的聖召,若她是男性,則這年紀將該是她晉鐸的年紀。

聖女死後,隱修院內的一切恢復常態,院內甚至無人論及小德蘭。但是,寶琳卻收集了小德蘭的所有著作(她做了部份編修),且出版了二千份寄往其他會院。至此,小德蘭的「神嬰小道」開始廣傳,她那全心信賴耶穌、在日常生活中履行小犧牲的教導,使得教會內成千上萬的人找到了成聖的「小道」,特別為那些渴望在尋常生活中成聖的人,帶來了莫大的鼓舞!二年內,小德蘭已名聞遐邇;一九二五年小德蘭榮登聖品。

里修的聖女小德蘭是傳教主保之一,這並不是因為她曾到過何處,而是因為她對傳教有著一股特別的熱愛;也因著她對傳教士在祈禱與信件上的支持。聖女的一生,可作為我們的提醒:當人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會做時,那才是使天主國繼續茁壯的「小事情」。

 

回到電子報 第七十一期